您的位置: 蚌埠资讯网 > 游戏

龍城產業工人變奏曲工廠里有家一樣的感覺

发布时间:2019-11-09 03:49:50

龙城产业工人变奏曲:工厂里有家一样的感觉

核心提示:  对于新中国的企业建设来说,企业是我家的价值观是一条始终贯穿着企业文化建设的红线这条红线一头连着企业,一头连着工人,企业兴则家兴,企业贫则家贫,企业和工人唇齿相依的关系在每一个产业工人身上都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这一点,我们可以从柳化退休女工潘意欢在工厂工作30年时间里的家庭变迁中找到痕迹  人物档案  潘意欢,女,1967年4月进入柳州化肥厂,在动力车间总配件所当学徒、电工先后担任过供电工段工段长、生产处统计员等,1996年退休目前是宏力社区的居民小组长  无论用什么标准来衡量,这儿都是一个美丽的住宅小区  小区里绿树成荫、道路宽敞、楼房林立,幼儿园、学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体育健身场馆、超市一应俱全  这里就是柳化集团(前身为柳州化肥厂)的生活区,居民大部分是柳化的职工他们的前途和命运与企业息息相关  潘意欢就是这个小区的居民之一作为一名退休职工,她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饱含感情  这条路当年不过是条羊肠小道,还是我们亲手铺出来的咧4月27日,潘意欢带参观生活区时,跺了跺脚下那条能并行两辆汽车的柏油路说,思绪仿佛又回到了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进厂后不操心吃住  1967年,对于柳化来说是个值得纪念的年份,这一年,柳化建成投产由于生产需要,工厂开始向社会大量招工,天南地北的人们不断汇聚到这个新兴的工厂里20岁出头的潘意欢作为学徒工被招进厂,分配到动力车间总配件所当学徒工和电工  建厂初期,工厂的各种配套设施都还在逐步完善和建设当中,那时的柳化生活区显得非常荒凉,职工宿舍区除了几栋3层楼外,其余大多数都是低矮的平房在宿舍区围墙外就是菜地、鱼塘、荒草、灌木、泥路和乱坟堆  潘意欢住的宿舍楼,是刚建成不久的房子,3层高,红瓦顶,黄外墙,大家都把这种楼叫做越南楼  这已经是当时厂里最好的宿舍了潘说,每间宿舍约有20平方米,6人一间,分高低铺睡,地板是木板做的,对于很多住惯了平房的人来说,这是很高级的房子了美中不足的是,宿舍内没有配套卫生间和浴室  那时的工厂生活艰苦忙碌每天清晨6时天刚蒙蒙亮,电线杆上的大喇叭便会准时唱响《东方红》,各个宿舍的灯光陆续亮起,接着,屋内外便会不停地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他们都是上早班的工人  做完早操,洗漱完毕,工人们便成群结队从四面八方朝厂里的食堂走去当时的食品供应比较紧张,加上柳化处在市郊,因此生活区外基本上没有私营的早餐摊点,除了一些成了家的职工自己在家做早餐外,绝大部分工人都是去食堂吃早餐  食堂提供的早餐总是一成不变:稀饭、包子、馒头、花卷和米粉吃一顿早餐只要5分钱左右即可吃饱午饭和晚饭也由食堂供应,一个青菜加肉丝只要1角钱,一个排骨汤只要2角5分钱食堂的饭菜不仅便宜,而且分量很足潘说,当时他们的月工资为38元,一个月下来,除去吃的用的,还能攒些钱拿回家,所以在厂里,吃住都不用操心  早上的广播会一直放到7时30分,最后以一曲《大海航行靠舵手》结束广播结束后,人们便会陆陆续续往车间走,一时间厂区的道路上挤满了上班的人群  一天的忙碌就这样开始了  告别蜗居住进大房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受国内形势影响,工厂生产不太正常,有时上班时间工厂组织职工参加政治学习,到了晚上还要开展各种讨论,娱乐的时间非常少,不过工人们总有办法让生活变得丰富多彩  潘意欢回忆道,那时单身女职工最喜欢做的,就是看书、唱歌和弹琴,而男职工则喜欢打篮球  后来,厂里在一块杂草地上建起了露天电影场和篮球场,不时会组织一些影片回来放赶上放电影,全厂老老少少都高兴得像过节一样吃过晚饭后,便跑去占据有利位置先到的一般会占中间,这个位置远近合适,不用担心喇叭太响;后点到的,会抢前排,这个位置虽然声音有点大,但不至于被挡;来晚了占不到位置的,则只能在后排当站长,踮起脚尖伸直脖子看;最后来的连个缝隙都找不到,一些男同志干脆就爬到树上去看场面非常热闹  潘说,当时热播的电影基本上都是《南征北战》、《地道战》、《地雷战》等红色经典影片,很多片子成为了他们那一代人的最爱,直到今天仍百看不厌  潘只住了一段时间的单身宿舍,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就搬了出去,因为她成家了  没有浪漫的邂逅,也没有媒妁之言,她和他的结合与同厂很多双职工家庭一样,是在工作中认识的潘是搞配电工作的,经常要到各个车间转丈夫黄先生则是一名技术人员,两人交流接触的机会自然很多,感情也日渐升温,两人很快就组成了家庭  那时结婚手续很繁杂,要经过批准才能结婚潘回忆道,当时准备结婚的人都得先向厂里打报告,经过组织审查、批准后,才能成为夫妻  两人的婚礼十分简单,没有摆酒,只是领证那天买了些糖果,拿到车间分发给工友就算办过婚礼了  由于住房紧张,结婚后,厂里暂时只给两人安排了一间20平方米左右的单间一张大床、一张桌子和一个柜子就是全部家当这些东西都是向厂里租的,只是不用交租金罢了后来两人有了孩子,潘母上门帮照看小孩,房间里又增加了一张小床一家三代都住在这个小房间里,显得十分拥挤,要是来了客人,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1972年前后,柳化建成了一批新的宿舍楼才有所改观新宿舍楼高三层,一层8户,每户都是一房一厅,中间隔着一条走廊,对面是厨房和卫生间  在那个年代,职工的住房都是靠厂里分配分房是很透明的,想要房子的必须是已婚职工,先要报名,然后厂里根据个人的贡献大小、工龄、家属等情况打分,按分数高低排名,谁该得谁不该得,一目了然,大家一般不会有异议  潘一家人分到了一房一厅为了祝贺搬新家,潘的婆婆给他们送了一个五斗柜,这个柜子成了家里最值钱的家具一家人在那里一直住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

下一页

第[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