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蚌埠资讯网 > 历史

贩罪 尾声 纵世,登神,逐王

发布时间:2019-09-26 00:36:47

贩罪 尾声 纵世,登神,逐王

尾声纵世,登神

贩罪  尾声 纵世,登神,逐王

,逐王

“罗马真是一座充满传奇色彩的城市,传说阡冥的创始人彼得罗大师,就是在这儿开始了组织的传承,他的弟子沃尔李奥后来被称为阡冥历史中最强的刺客,是宗师中的宗师。”左道像个观光客一样,坐在飞机靠窗的位置,对身边的枪匠说道。

“这故事你听赌蛇讲的?”枪匠问道。

“不是,我前一阵儿和双鹰郡的阡冥高层进行了几次外交会晤,听他们讲了不少这种故事,其实也没办法,我这边没什么话好讲的,我总不能告诉他,逆十字成立不到一年,成员不过十几个吧?”左道回道。

天一的座位和这两人只隔了一条过道儿,他插嘴道:“他们的故事你也别太当真,毕竟时代不同了,现代人的体质和寿命显然那要高于那时候的平均水准,单论刺杀技巧和身手,赌蛇未必会输给那两名古时的宗师。”

“准备起飞了,都坐下,系好安全带。”会计的声音从广播中响起。

这架飞机可比顾问他们来到此地时的那架舒适多了,内部设施和私人客机差不多。

薇妮莎单手撑着腮帮子,望着窗外,一言不发,顾问坐在她身边,也不往她那里看,只是说道:“期望有奇迹发生那是不可能的,这条被炸断的公路已经封闭了几个月了,不会有车经过的。谁让你们对罗马的重建如此不上心呢。”

“你们能造出这种拥有光学迷彩、反雷达监测的飞机;你们的飞行员能在这种起飞距离小于五百米的地方降落;你们能暗杀天卫;能侵入世界上任何一台计算机;还能摧毁潮汐监狱这样的地方。”薇妮莎的语气听上去不温不火:“听前面那两个家伙聊天所说,阡冥貌似已经是你们的同党了。而前不久银影在巴黎的行动过后,也出人意料地把我们在背后指使的事情公布了出去,这也和你们有关系吧……”

顾问道:“嗯,分析得都对。”

薇妮莎接道:“可我还不是不明白,你们想干什么?如果抓我是为了威胁钢铁戒律,为什么又要让苏伊赛德把天空法典送回去?要挟和帮助同时进行,到底算是什么意思?还有你们之前在龙郡做的事情,以及释放地狱岛囚犯的行动……若说你们单纯是为了挑起纷争,制造混乱,我看不像。但要说你们有什么明确的目的,比如钱、地盘、权力等等,同样无迹可寻。”

顾问笑道:“别说你不懂,连我也不是很明白。”

“不想说就不想说,何必用这种站不住脚的谎言来敷衍我。”薇妮莎道。

“没骗你,我确实不知道老板到底要干什么,当然,他告诉了我一个很大的计划,并且说了大致上要分几个步骤,可说实话,我不知道这个计划实现以后,他能得到什么好处。”顾问回道。

飞机这时开始移动,从远处还看不出什么端倪,但如果在百米之内,就能明显看到机身表面的光学迷彩在运动中有模糊闪烁的迹象。

“我应该早点儿杀了你的,即便永远找不到天空法典,那也值得了。”薇妮莎叹道。

“你太高估我了,一个人,改变不了世界。”顾问竟谦虚了一把:“不过,一群人或许可以吧。”

…………

罗马,钢铁戒律总部。

“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这就是……天空法典。”苏伊赛德亲自将那块石板交到了钢铁戒律的大团长——切萨雷.巴蒙德的面前,并叙述了整个遗迹探索过程中发生的一切。

切萨雷.巴蒙德,现年四十四岁,狂级能力者,能力归于“秩序破坏”类,钢铁戒律大团长兼教皇。

他的地位要高于任何一个反抗组织的领导者,如果非要说出区别在哪儿,那只能把他比作邪教领袖了。在信徒们眼中,这个男人就像是二十一世纪出生的耶稣,他既是信仰的传播者,又是信仰的一部份。

“逆十字的人,在罗马,在钢铁戒律的心脏,掳走了我的女儿。”切萨雷深沉地说道:“而你……还毫发无伤地回来了。”

苏伊赛德的心脏停了那么几秒,纯粹是被吓得。

“哼……”切萨雷冷哼一声:“你退下吧,苏伊赛德。”

“是……是……”苏伊赛德吞吞吐吐地回了一句,全身从里到外已尽是冷汗,从他转身,走到门口,直到离开这个大厅,他的大脑都无法思考任何事,完全被恐惧和无形的压迫感充斥得一片空白。

“洛多维科。”切萨雷道。

“大人,我……我……”站在一旁的洛多维科穿着长袍,正好可以遮住他已经在打着哆嗦的双腿。

“我不是要追究你的,这件事,我会记下,你也记下,你我共同引以为鉴,明白吗?”切萨雷道。

“明白……明白……”洛多维科心里恨不得干脆跪下被暴打八十大板,或者剁只手也成,唯独“记下”这两字,让他心中惶惶不可终日。

深呼吸了一口,切萨雷平静地道:“去吧牧师长大人,你也退下吧。”

“是。”洛多维科晃晃悠悠地走了出去,甚至都无法掩饰自己的腿被吓软了。

“逆十字……想用亲人来威胁我吗……何等的愚蠢和傲慢。”切萨雷的目光移到了天空法典上,嘴角竟忍不住笑了起来:“当我成为神祗之时,与人类的血缘关系不过就是污点罢了,不用你们动手,我自己也要将其抹杀。”

…………

龙郡,香港,大浪湾。

一大片海面被血水染红,陆地上留下了数以百计的巨型弹坑,空气中弥漫着硝烟味、血腥味,甚至还有一股子焦糊的肉味……

“老大,感觉如何?”诸葛寨拿着他那把如同从济公手里直接抢过来的破扇子,出现在了曹朔的身边。

站在血腥的战场边,曹朔却显得很平静,似乎刚才这一场恶战根本没有费他什么力气:“那个自称‘裁缝’的,还没有死,他应该是逃走了。”

诸葛寨道:“嗨,败军之将,尚存一息尔,让其逃回去通报也罢,反正俺们就要重新出山了,正好可以通过这件事,展示一下刑天如今的实力。

俺主要是想问问,老大您此战后,对自身能力的提高,感觉如何?”

曹朔闭上眼睛,仰起头:“我以前的境界,若比作江河湖海,那么此刻,我就是这天地。”

“哈哈哈……那就是成功了。”诸葛寨笑道:“帝国那帮庸才幕僚做梦也想不到,咱得到神雾以后,没有去制成武器,而是研制了具有反效果的‘斗神酒’。”

原来,此次帝国派遣evolution和factory合作出击,各出精锐高手并携带一定的兵力,就是想剿灭正在暗处蛰伏的刑天。考虑到对方抢夺了大批的神雾,所以才会让基因改造人和机械改造人为主要战力的这两个部门同时参与,以增强战力。

却未曾料到,刑天这边,仅凭曹朔一人,就让这次看似高明的行动和无数条性命葬身海底。这批帝国的特种战斗兵力,反倒成了诸葛寨实验斗神酒的牺牲品。

“老大,这回怎么样,饮下斗神酒,你该有狂级了吧?”诸葛寨显得很是雀跃:“难不成……神级?”

“不知道。”曹朔回道,他睁开了眼睛:“这群人,战斗方式虽是凶横霸道,实力也不弱,但他们似乎各怀鬼胎,人心不齐,根本没有合作的意思。除了那个吞下异物而化身为怪物的‘骨钉’,其他人……即便我不饮斗神酒也可对付。”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唯有与真正的高手较量,才可知道我的极限何在。”

诸葛寨道:“呵呵……老大,不是俺要拍你马屁,这世上比你厉害的高手本来才找得出多少个?有了斗神酒,只怕是天卫中,也难找出能与你抗衡之人了吧?”

“哼……”曹朔脸上却看不出半点高兴,“要借助斗神酒才能赢,我和那个怪物又有什么区别呢?都是虚假的力量罢了……”他叹道:“不过,这酒确是可以让我体会更高境界时的状态,使修炼事半功倍……我看,这只可当作修行时的辅助、战斗时的底牌,但不可以对其形成依赖。”

诸葛寨道:“老大英明。”他扇了两下扇子:“嘿嘿……说实在的,就是想依赖,咱的存货也有限。”

曹朔接着刚才的话道:“至于你刚才说的对手……我看还是大有人在的。钢铁戒律的切萨雷,十天卫的领主、绝影,皆是狂级以上,从未败过的绝世高手。而且……”

诸葛寨察言观色,应道:“您是说……逆十字……”

“不错,天一此人,或许才是最可怕的。”曹朔念道。

诸葛寨收起笑脸,轻摇草扇,正色道:“老大,不必担心,俺们一众兄弟都坚信,这天下英雄,唯老大你一人尔,当今之世,又不是谁拳头大,谁就能当皇帝。”

“哼……”曹朔笑了笑,没有对“英雄”、“皇帝”之类的字眼有太大的反应:“军师,是时候回去了吧。”

诸葛寨知道这个“回去”另有所指,笑着接道:“全听老大的吩咐!”

!*@#

吉首治疗睾丸炎方法
吉首治疗睾丸炎费用
吉首治疗睾丸炎医院
吉首治疗龟头炎方法
吉首治疗龟头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